我就想知道违规的界限在哪里,实验实验

厉害咯,图片被封了,尼玛我画了一晚上!以后只能自己开车自己玩了,委屈😞

可爱到飞起ヾ(´A`)ノ゚

《绊 》三 | ABO 主相二竹马 有 翔润SJ

原谅我不知道分化的时候是怎样的,只能凭着感觉来写了,信息素什么的也不知道什么好,最近想喝酒就……
……………………………………………………………………………………………

人潮散去后,松本润提着金鱼迷茫地找寻他的哥哥们

“啊!”东张西望中松本润和某人撞了个满怀,手上的金鱼也随即掉落在地上。

啪,水洒一地,溅湿了对面人的衣角。

“对不……起…”松本润抬头,对上一双浑圆的大眼睛,脸前的人顶着一头金发,耳钉明晃刺眼,一身黑色的浴衣展现出修长的身材,手上拿着两串烤肉,嘴里塞满了食物鼓着两个腮帮子像仓鼠一样盯着地上张大嘴呼吸挣扎的金鱼。

牙白…惹上不良少年了…

樱井翔看了看地上半死不活的金鱼,艰难咽下口中的食物看着面前惶恐的少年

“抱歉,金鱼我赔你”

“呃?!ちょっと…”

樱井翔把手上两串烤肉胡塞到嘴里,拉着松本润挤进了金鱼摊…

等到烟火结束,人群散去,樱井翔依旧不依不挠奋战在捞金鱼的第一前线,松本润没想到除了相叶雅纪还有这样笨拙的人。

最后一个网报废后,樱井翔不得不放弃,他这辈子最讨厌欠别人东西,不是气馁放弃,是因为他没钱了…樱井翔把所有钱都花光了,可是该死的金鱼死活捞不起来。

樱井翔悔恨今天出门带的钱太少了,又或者吃东西花钱太多了,又或者网的质量太差了。

“算了吧…”松本润看着面前的人竟觉得有几分可爱,一脸流氓相却又蠢萌蠢萌的

樱井翔拍拍身上的水迹站起来“今天是我樱井翔欠你三条金鱼,他日必定相还。”

“嗯…”松本润觉得这人真是个怪人,三条金鱼而已,搞得做定情约定似的,以后能不能重逢都是问题。

相叶雅纪赶到家里的时候怀里的二宫和也已经神志不清,他本能地蹭着相叶雅纪的胸口,口里发出黏糊糊小奶狗般的叫声

“老爹!老爹!”相叶雅纪抱着人走向客厅

松本乾正在一边小酌一边看烟火大会的转播,听到叫声回头看到相叶满头大汗怀里抱着面色潮红的二宫和也

反应两秒松本乾啧了一声马上招呼相叶把人送到浴室,自己冲进卧室找抑制剂,突然想起来自家都是alpha 哪有什么抑制剂又匆匆跑进浴室

相叶雅纪正急得团团转,二宫躺在浴缸里,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浓郁的信息素充斥着相叶的脑袋,第一次被Omega的信息素扰乱思绪,他不敢看二宫和也,又不敢留他一个人在浴室。只能背对着二宫干着急

松本乾及时赶到,连忙用水给二宫降温,浓郁的清酒味道在浴室里弥漫开来,松本乾看了眼相叶,相叶赤着脚,脚上全是伤,低头扣着手指,眼神时不时飘到二宫身上,嗅到栀子花香渐渐浓郁后松本乾急忙把他赶出浴室

“你怎么说都是个alpha,在这不太方便,出去把脚上的伤口处理下再去药房买点抑制剂回来,光靠水降温还不行。”

这时相叶才注意到因为赤脚奔跑,自己的脚早已伤痕累累,有些地方还因为擦伤流血。

“可是kazu…”

“没事,我在这看着他”

“嗯…”

相叶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便急忙跑去药房。

带着抑制剂赶回来时,二宫已经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熟睡,脸色依然通红,不过已经镇静下来。信息素的浓度也慢慢降下来。

松本乾撕开一片抑制剂贴在二宫后脑的腺体上

“以防万一,还是贴上好,还有这几天就让小和跟润一起睡吧”

“嗯…”相叶明白松本乾的顾忌,他也不敢保证这样诱人的二宫和也睡在自己身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晚上躺在床上,相叶久久不成眠。

他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他是开心还是失望,二宫和也成了Omega ,一方面他们在一起的几率大大增加,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担心其他alpha 对二宫心生向往。看来必须早点下手让二宫成为自己的Omega ,让他哪里都去不了成为自己的东西,这样想想居然有点兴奋。

相叶把头埋进被子里,第一次没有二宫的陪伴入睡,他怀念二宫洗完澡身上的香气,触手可碰的肉肉的小手,还有过分好看的睡颜。

kazu …相叶不自觉裹紧了被子……

烟花在他头顶炸开的时候,他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什么都听不到,二宫牵着他的手站在他面前,小脸被烟火映得红扑扑的,像熟透的柿子,轻轻一捏便化成一摊水。眼睛水汪汪的,带着某种欲求

他在期待什么呢,相叶不知道

在夹带着火药的味道浑浊的空气中,,他闻到酒的味道,用力吸了两下鼻子

他一定是醉了,以至于一点都没察觉到二宫的反常,直到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呼吸沉重

知道自己分化成了Omega后二宫和也感叹这世界真的没什么事不可能了。却还是苦恼地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拒绝见任何人。最终还是敌不过香喷喷的汉堡肉,决定接受命运。

从此二宫仗着自己Omega的身份把一切重活累活交给身为alpha的相叶。店里的客人看着如此柔弱的相叶干重活,纷纷指责身为alpha的二宫不懂怜香惜玉。

二宫倒是乐得轻松,一脸讽刺说“大叔,你们搞错了,我才是那个柔弱的Omega,他啊,是如假包换的alpha哦~不信你们问他”

大汗淋漓的相叶把肩上的麻袋放下,傻笑着的挠挠头。
众人面面相觑,感叹真是松本家真是家门不幸啊,好好一个当alpha 的料居然成了Omega ,本应是Omega 的却是当alpha 的命

这天相叶费力把一大袋土豆拖进厨房后发现二宫正瘫坐在地上边吃西瓜边看电视,相叶蹑手蹑脚走到二宫身旁坐下,二宫撇过头看了眼相叶,随手抽起几张纸巾塞到对方手里

“脏死了,快擦擦”

相叶接过纸巾往脸上糊起来

“你这样擦脸怕是三十岁不到就满脸褶子咯”

相叶只是笑笑

“我说masaki,我把所有的活都推给你做,你恨我吗?”

“不,kazu小时候总是保护我,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二宫听了心里暗暗不爽,这家伙不就是想说他是强大的alpha 可以保护脆弱的Omega 吗

“对啊!反正我啊就是个脆弱无能的Omega,除了给别人生孩子一无是处”二宫起身略过相叶向门外走去

相叶知道又惹二宫生气了连忙解释

“不是的,kazu才不是一无是处,不过…”相叶低下头娇羞地抿抿嘴“kazu会为我生孩子的事我很高兴哦”

哈?这家伙的脑回路是绕到火星去了吗?二宫翻了个白眼,回头一个西瓜皮砸相叶脑袋上。

“不要脸!谁要给你生孩子!”

相叶摸着被西瓜汁打湿的脑袋,委屈的看着二宫

又是这种眼神,像被遗弃的小狗,二宫最受不了这个。

“嘛…如果你成为一个强大的有魅力的alpha,我可以考虑考虑…”

相叶立马露出笑容,二宫看着相叶眼角隐约可见的皱纹,感叹这家伙不到二十岁估计就满脸褶子了。

………………………………………………………………………………………………

想给小大写条bg 线,至于对象嘛…当然是我(不要脸)啊!_(:з」∠)_


买了新板子,现在到电脑坏了,天要亡我!

这几天真的抑郁到死了,找工作,比赛,姨妈,失恋,老鼠。一边想放任自己一边又鞭笞自己还有很多事没做,是不是非得把自己逼死

我可能没那么爱你了,这一个多月说不痛都是假的,可是我享受这痛的过程,他鲜活地证明我爱你。朋友都说感觉你看的挺开的,我就笑笑两句,是啊,跟她们聊天的时候,我是那么开朗,喋喋不休。活泼得我自己都觉得假。我有点恨你,你那么狠心,从来不找我,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你聊两句,你还是以前那样亲热的语气,灼烧我心,我想发怒,又质问自己有什么资格,你不是他的谁了,他不会给你关心给你爱,你他妈算老几?然后我失眠,昏天黑地,病态地想你,你抱抱我就好了,我躺在床上做梦,走在路上做梦,很多梦,与你无关,与你有关。我假设,我们会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推翻。我在脑海里预演开学后我们怎么见面,我会穿着光鲜亮丽,风情万种,没有人会想到我打扮起来会这么好看,你会为我失神,因其他人接近我懊恼。崩塌,我构想的从来不会发生。我们不会一起去看海,你不会来我的故乡,我们不会在成都买两套房子,一套我们住一套给你爸妈,我们不会养一只叫安倍的狗一只叫晋三的猫,我们不会为将来要不要孩子的事争吵不休,到后来我们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的年纪,我们连相爱的勇气都没了。可是当一个决定对身边所有人都好的时候,痛点又何妨。终有一天我会为另一个人流泪,遗忘我也曾为你这痛过

终日沉迷我拔,无心比赛_(:з」∠)_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可爱,想日(つд⊂)

《绊 》二 | ABO 主相二竹马 翔润SJ

14岁
“和也哥,一起回家吧”松本润趴在后门笑眯眯地看着二宫。

我亲爱的弟弟,今天也是那么可爱呢~二宫一脸陶醉。

今天烦人的相叶却没跟来,二宫觉得有点奇怪“masaki呢?”

“被人堵在后巷了”松本润平淡地说。

“哦。”二宫了然。

对于相叶被人缠上他们早已见惯不怪。小时候一脸呆相经常让高年级的堵在巷子里欺负。可是最近两年相叶出落地越发漂亮,唇红齿白,微笑时明亮的大眼睛弯成两弯月亮,直勾人心。于是一大堆慕名者前来,各种讨好,相叶的日子变得好过起来,唯一不变的是时不时被拦截在后巷,告白代替了欺凌。二宫觉得自己就没什么必要出现了,反正他不会缺胳膊少腿,相反还会虏获几颗心。

“还是去看看吧,万一情敌找上门呢…”

二宫拉着松本润向后巷走去。

“嗯!”松本润清楚他哥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后巷

相叶抱着书包缩在一角,像只可怜的小兔子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高半个头的人。

少年单手撑在相叶背后的墙上,一头金发映衬着他白皙的皮肤,他抿了抿嘴,眼神在相叶身上飘来飘去,最后锁定相叶的眼睛。

“我说…松本君…跟我交往吧,成为我的Omega,我会好好对你的。”少年害羞地移开视线。

“哈?”相叶一脸茫然,自己只是想去找二宫一起回家,怎么就莫名其妙就这个莫名其妙的金发流氓样的陌生人扯到巷子里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相叶咽了下喉咙“那个…我不是Omega…”

“无所谓,Beta我也不介意。”

“不…不是这个问题…我…”相叶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脑袋乱成一团。

“他还没分化!你可以过几年再来告白啦!”二宫带着松本润出现在巷口

“kazu~”相叶松了口气,挣脱横山裕的束缚跑向二宫。

“这样啊…没关系,我可以等,我喜欢你。”横山裕挠挠头。

“那你慢慢等吧。”二宫翻了个白眼,带着相叶和松本离开。

“我等着哦~”横山裕的声音从后面飘来。相叶打了激灵。

“这是第几个啦?”

“这星期…第三个…”相叶不好意思地说。

“真厉害啊,masaki,你可一定要分化成Omega啊,不然多对不起你的那些追求者。”二宫讽刺道。

相叶一言不发,低头跟在二宫后面走着。他知道自己将来十有八九会分化成Omega ,二宫则会成为强大的alpha 。他会收到很多alpha 的求爱,而他真正喜欢的那个却不一定会来。

不知不觉中二宫握紧了拳头。

16岁
这天周末松本乾一大早出门进货,松本润拉着对门的大野智去游泳解暑。家里就剩下二宫和相叶两个人,相叶一到夏天就犯困,睡得昏天黑地。二宫则早早起来抱着他的游戏机拯救世界。

夏日的暑气炙烤着大地,窗边的风铃岿然不动,二宫甚至怀疑它是不是热死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倒是旁边睡着的人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让人觉得更加闷热。二宫握着游戏手柄不耐烦起来

“吵死啦!给我安静点!”

见相叶没有动静,二宫撇了身旁人一眼,发现相叶正抱着被子背对着他。二宫放下游戏,挪到相叶身边

“怎么啦”二宫把相叶翻了过来,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相叶脸色潮红,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打湿。相叶闭着眼迷迷糊糊喃喃自语。

“喂…”二宫觉得不对劲,连忙背起相叶往门外走。

刚出门就碰上回来的松本润和大野智

“啊!和也哥,你要去哪里?雅纪哥怎么啦?”松本润留意到二宫身后的相叶脸色不对。

“笨蛋生病啦,我要送他去医院。”

“好浓郁的栀子花香”大野智吸了下鼻子,又凑近相叶闻了闻“啊!是masaki酱,masaki酱要分化了。”

二宫心想果然如此,却还是痛恨自己闻不到相叶的味道,大野智比他们先分化,还出乎意料的成了个alpha ,所以能察觉到相叶的信息素。

“还是快点送去医院好,我来背masaki酱吧,我跑的快”大野智伸手去接相叶却被二宫瞪了回来。委屈巴巴地看了看松本润。

“不用了,我来!”二宫此时拒绝一切alpha 靠近相叶。

你果然不负众望要分化成Omega 啦,变成让大家觊觎的Omega 。该死!

二宫背着神志不清的相叶在烈日下奔跑着,心里火烧一般。

跑到医院的时候二宫感觉自己把一年的运动量都消耗了。经过简单处理,相叶已无大碍。

“等人醒啦就可以带回家了,分化而已没什么事的。”医生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抑制剂什么的…不需要吗?”二宫不好意思地问。

“抑制剂?”医生一脸不解。“你家这位可是个alpha,不需要抑制剂。”

“哈?”……

回家路上二宫一直在想神是不是搞错了,像相叶这样的无疑是当Omega 的命,怎么突然就成了alpha 呢?看了看一旁和相叶交谈alpha经验的大野智突然又觉得这世上没什么事不可能了。

相叶也摸不透头脑自己竟然分化成了alpha 。看着二宫在烈日下有点恍惚的背影,相叶陷入了沉默

相叶雅纪分化成了alpha 的消息在学校炸开了锅。一堆alpha 整日愁眉苦脸感叹老天瞎了眼。相叶不再被人拦在后巷各种表白,不过时不时总觉得背后有哀怨的目光投来,害他脊背发凉。

“真没想到你居然分化成了alpha啊”泷泽感叹道。

“我也没想到,不过可以闻到大家的信息素很新鲜呢,Takki的信息素是马提尼呢,好时尚!”相叶凑着鼻子往泷泽泷泽身上蹭。

“呜呜…太可爱了~masaki酱~我都舍不得把你交给Omega了”泷泽搂着相叶摇来摇去。

后门

横山裕一脸泪趴在门上痕咬着手指偷看着心爱的人痛心疾首。为什么!为什么是个alpha !天意弄人啊!横山裕抹了一把泪扭头转身跑走。


某天

“不要!”二宫毫不犹豫地说。

“kazu你真的要出去走走,呼吸下新鲜空气,整天呆在家里玩游戏都要发霉啦!”

“嗯嗯!和也哥走嘛~一起去看烟火嘛”松本润撒娇道。

二宫撇了一眼穿好浴衣兴致勃勃的两人。“我拒绝!”

……相叶和松本润对视一眼。

“啊!你们两个放开我!”二宫挣扎着硬是被两个人抬出了家门。

“玩的开心点啊!” 松本乾坐在电视前一边喝酒一边对三个人摆摆手。

烟火大会

“人真多,啊…真讨厌啦…”二宫套了件宽大的T恤和短裤就被人拉了出来。

嘈杂的人潮让他感到头昏,无比怀念游戏里的小世界。可是另外两个人热情高涨,拉着二宫在小货摊前转来转去,一会玩下射击游戏,一会吃下章鱼小丸子。最后他们停在一个捞金鱼的小摊前。相叶跃跃欲试,可是不一会功夫便报废几个捞网,金鱼们依然悠游自在。

“バカな~”二宫无奈,接过相叶手中的网,三下五除二就轻松捞到三条小金鱼,黄色,红色,黑色。相叶看的一脸佩服。

“给!”二宫把金鱼递给松本润,松本润乐开了花。

“啊!烟火要开始啦!”人群涌动起来,你推我攘。

“小润!”松本润被挤到小摊边动弹不得,二宫和相叶被人潮推向前,等缓过神来三人已经被人潮冲散。

“怎么办?”二宫没好气看着相叶。

“没事的,小润认得回家的路。”相叶傻笑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去找他。”刚才的人潮让二宫有点喘不上气,现在又担心松本润,二宫觉得自己脑袋有点吃不消发涨起来。

“啊!烟火!”相叶抬头喊道。二宫回头

五颜六色的烟火在相叶脑袋上炸开,绚烂的灰烬落在相叶漆黑的眼牟里,闪闪发光,像揉碎的星空。

嘭!一轮新的烟火在空中绽放,二宫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放大。

“kazu!你看!烟火…”相叶扭过头,对上二宫茶色的牟子,明亮恍惚的眼睛折射出烟花的残影。小巧的脸蛋被涂上烟火的颜色,红扑扑的,让相叶看出神“好美…”

起雾了吗?二宫感觉相叶的轮廓变得模糊起来,喉咙干涸,二宫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指尖还传来相叶的温度,伴随着阵阵清幽的栀子花香…

“哈…哈…哈…”耳边传来相叶临促的呼吸声,睁开眼,二宫看到相叶眼里一片漆黑,眉头深锁,脸上的汗借着烟火转眼即逝的光在闪闪发亮,绚烂的烟火仍在他头上绽放,五颜六色,忽明忽暗…

相叶抱着二宫在人群中奔走,脚下的木屐紧锁他的步伐,他干脆踢掉木屐,赤脚跑起来。怀里的人滚烫的体温灼烧着他的心,阵阵清酒的清香侵蚀着他脆弱的味蕾。人群里传来异样的目光,相叶感觉自己的背都要被这炽热的目光灼伤。二宫的味道就这样暴露在空气里,香甜诱人,路人觊觎他怀里的美食。不准看他!相叶恨不得跟他们打一架。

焦躁…拜托…再快点…再跑快点…




………………………………………………………………………………………………

此时樱井翔还在努力学习。。。下集翔润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