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人帮带场刊和花牌了!!!!!虽然一月才发货😭


突然意识到
我大概再也不会如此热烈爱一个人
像爱你一般
但你会
因为我盼望你
有一天会在另一个人身上
体会到我的撕心裂肺
这是对你的诅咒
也是对我自己的诅咒

迷茫的时候看看樱井先生,一切又好像明朗开来,翔君和润君简直是信仰般的存在。

- 想做什么样的工作?
- 想给别人营造梦境的工作吧,像偶像一样,又不是偶像,不过于我而言都是一样的。人生本是场梦,对很多人而言是场噩梦,所以需要有人在梦里再给他们营造另一个美梦,一点点也好,能安慰被梦魇困扰的人就好。

- 人是怎么一步步杀死自己的?

- 像你现在这样。

手是糯米的,参考最新一期杂志,相叶雅纪真是帅的要命

我会不会是第一个看AV看哭的人

《相二,哨向》失效止痛药2

相叶雅纪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醒来的,又或者说他压根还没醒过来。他觉得自己像是在黑暗里跑了好久好久,然后力竭身亡,死了,又被谁唤醒。他什么都看不到,动不了,脚腕上有冰冷的金属质感,像冬日里冰锥戳进了肉里,冰冷感大于疼痛,而他哨兵的体质又将这种感觉无限放大,不过没关系,他已经是个黑哨了,这种疼痛他还承受得了。

黑哨。药。爸爸。妈妈。裕介。还有那个总是阴沉着脸的少年,小和。

“你疯啦!”他看到爸爸气的脸红冲他大吼。妈妈伤心欲绝,年少的裕介躲在门侧恐惧得看着他,像看怪物般。

血。飞溅的鲜血

恐惧,撕扯,尖叫,绝望,寂静

他看到一个黑色的怪物将他的家人残忍虐杀,然后怪物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自己

被发现了

相叶雅纪瑟瑟发抖,可是愤怒让他必须豁出生命去战斗!

他看到怪物开始发出奇怪的低吼,他知道它生气了,因为他相叶雅纪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并且跃跃欲试要挑战他,它露出凶狠的獠牙,相叶雅纪向它扑去,怪物也张牙舞爪向他扑来。

突然怪物停了下来。

迷茫地看着相叶雅纪,相叶雅纪既害怕又迷茫。然后他慢慢伸出手,怪物也慢慢伸出手,触碰到冰冷的玻璃的瞬间,相叶雅纪脑袋一片空白。

然后他看到有几个人发现了他,越来越多人围观,他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他好累,无法思考。睡着前看到血肉又开始飞溅。

啊!!!!!!!!相叶雅纪大吼!

他终于醒了过来!他感受到了疼痛,四肢百骸,在血管里流动,在骨髓里翻滚。他疼哭了,直冒冷汗,他挣扎,枷锁深陷四肢,他终于痛昏了过去。

然后他做梦了,梦到那个阴郁的少年被一群坏人抓走,少年嘶吼,大喊着自己的名字,眼泪鼻涕挂了一脸,完全没了平日的帅气,他怎么可以让他冷酷的少年变成这般模样,他想冲出去抓住他的手,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他死死抓住他的手。

把他抢回来 

“小和,我会去找你,你等我。”年少的相叶雅纪呜咽着说。然后慢慢松开了手。

少年不再挣扎,他有点惊讶,随即又点点头

“嗯,我等你,masaki”少年擦干眼泪

他看着少年被带上黑色的小轿车,绝尘而去。

相叶雅纪停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把他送走了。

笨蛋!笨蛋!相叶雅纪恨死了自己

可是年少的雅纪什么都听不到,他以为总有一天自己会去塔里见二宫,而且这天不会太远。

相叶雅纪醒了,疼痛感有增无减,不过已经不足以让他吼出来,他是个黑哨,有能力承受这些。四周还是一片黑暗,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蒙上了眼睛,尝试活动了一下手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发不出声音了。

他张开嘴巴,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相叶雅纪想这算是他的报应吗?不信守承诺,弑杀亲人的报应。

自从二宫被送走后,相叶雅纪每天都努力锻炼身体,盼望自己早日分化成为哨兵,进塔里找二宫。

一年后相叶雅纪顺利分化成哨兵,到却因等级太低,达不到进塔的要求。

他躲在房间里哭,憎恨自己。母亲安慰他

“小和在塔里会过得很好,他会成为A级向导,协助哨兵保卫国家,保护我们。你和小和都会有自己的人生。”

“他会和其他哨兵结合吗?”相叶雅纪怔怔地看着母亲

美千代无言以对。

相叶雅纪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哭着鼻子送走二宫的小孩子,这一年为了分化成哨兵他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从中了解到哨兵和向导的结合会更有利于双方力量的加强。而且结合的双方会绑定一生。

相叶从来没想过双方会有第二种选择。

他们的人生绝对要绑在一起。相叶暗暗下定决心。








我知道人是孤独的

我不知道人是如此孤独的。

为了

找回我码到一半的文

还有

什么我做不出来

去你

妈的老福特

《相二,哨向》失效止痛药

梗源自于最近很火的AI测试,感叹人工智能啊,光看到失效止痛药故事框架都出来了。好久不写文,灵感来了感觉如沐春风,有种我濒临死亡的想象力回光返照的感觉。更得比较慢,不会很长。上班前先来个开头。中秋快乐。

“早上好,今天感觉怎么样?”

“也是呢,每天被关在黑漆漆的塔里,感觉肯定很不好吧。”

“今天天气不太好,天灰蒙蒙的,有点雾,空气都是湿漉漉的。从这里看下去,除了草坪隐隐约约的绿色,整个世界都是灰白色的。你的世界又是什么颜色呢?”
此话问出口二宫和也才觉得不妥,被关在这种地方,他的世界还能有什么颜色。

又或者说,他的世界早就崩塌了。

二宫抿嘴,想转换一下气氛。

“昨天跟你说那关终于通过了,花了我一晚时间呢,不容易啊,不过通关了就好,我决定奖励自己最新的游戏,知道吗?任天堂又出了一款新游戏,超炫的,下周发售,要不要跟我一起玩?不过你技术这么菜肯定会拖累我啦,如果你愿意排队帮我买,还是可以考虑下带你玩。”

看着黑色的大门,二宫突然语塞。抚上冰冷的铁门,二宫忍不住问自己

真的有用吗?

三个月前樱井翔神秘兮兮把自己叫到办公室,说塔里来了个特殊的哨兵,是个黑哨,能力不可估量,可是目前还无法控制自己力量。一次狂化将自己的亲人全部杀了,军方牺牲了3个A级哨兵才勉强将他制服。现在关押在塔里的顶层,高层开会商量处置方法,保守派认为此哨兵存在不稳定因素,应该早日除之,以免留后患。另一派是以樱井翔为首的开放派,主张将其训化,为军方所用。与其杀害,不如好好利用。

“他可是杀了你3个A级哨兵啊,这样的人都敢用?”二宫抱着手漫不经心道

“死去的已经不能为我所用,正因为如此,我更要借用他的力量,这样我的哨兵才不会白白牺牲。”

保守派给樱井翔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不能将其训化,就要采取毁灭的手段。

“所以呢?你叫我来的目的?”二宫悠闲玩着自己的汉堡手。

“我想让你当他的向导,将他训化。”樱井翔认真地说。

二宫转身离开。

“等等!nino你听我说!”樱井翔连忙挽留二宫

“滚!樱井翔我就知道你找我不会有好事,这么危险的黑哨你居然交给手无搏鸡之力的我来,你就那么想早日送我归西,早日继承J对我的爱吗?呸!”

樱井翔没有,樱井翔不是,樱井翔连连摇头

“不是,你冷静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我现在就找J去跟他说你要将我送入虎口!”二宫甩开樱井翔的手,气冲冲要走

“是相叶雅纪!那个黑哨。”

二宫有那么一瞬间无法理解樱井翔的话,好像那九个字根本无法串成任何信息。他回头迷茫地看着樱井翔,像个无法理解新事物的孩子。

“相叶雅纪?”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个名字会从自己嘴里说出。

相叶雅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好像从遥远的过往风尘仆仆赶来的客人,风沙遮住了他的脸,只留一个小小的影子,渐渐靠近,夹杂着足以灼伤他的热浪,渐渐清晰,他摘下棒球帽,汗津津的小脸挂着傻乎乎的笑容,笑到眼白出走。

“小和。”他说。

二宫和也倒吸一口冷气,全身发麻。

“你说他以前总是这样叫你”樱井翔沉重地看着二宫说。

不对,不是他,是樱井翔。

“闭嘴!不准这样叫我!”二宫双眼通红,摔门而出。